相关文章

大运河申遗,追溯杭州段运河的前世今生

来源网址:http://www.hzskx.com/

一个梦,跨越2000年。

如果说,长城是一尊精神的雕塑,那么大运河就该是一个梦想的孵化器。

逐水而居,因水而兴,大运河的拓展史就是一部中国王朝的兴衰史。运河文化、运河经济、运河民俗……正是因为这一部水上文明史,才催生了中华民族历史上一系列的经济繁华、城市发展和文化辉煌。

到了今天,这个梦想有了更广阔的国际化外延——申遗。 2014年6月,中国大运河将在卡塔尔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进行现场审议,决定是否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包括杭州在内,大运河申遗热,正在全国范围内升温。”杭州市运河综保委工作人员说, 中国大运河申遗,很快将进入300天倒计时。

大运河申遗胜算几何?我们身边的杭州段运河的遗产价值到底在哪里?它和西湖申遗的区别又在何处?

今起,本报将推出《中国大运河杭州段申遗读本》系列报道,为您细细解读大运河遗产的核心价值。

运河杭州段

让历史变成了动词

“活着的历史,就是价值。”

作为京杭大运河的端点,杭州是此次中国大运河申遗中,沿线最重要的三大城市之一,其他两个城市分别是通州和扬州。

这“最重要”三字体现在何处?有一个很量化的标准——目前,国家文物局确定了中国大运河首批申遗点段,包括分布在8个省、直辖市的27段河道和58处遗产点,河道总长度1011公里。

凤山水城门遗址、富义仓、桥西历史街区、西兴过塘行码头、拱宸桥、广济桥、江南运河吴江—嘉兴—杭州段(余杭塘栖——杭州坝子桥、江浙省界——杭州市坝子桥段的杭州塘、上塘河)、杭州中河-龙山河、浙东运河主线。

河道总长度110公里,申遗点段的数量在全国各个城市中位于前列。

在七八月份,杭州还将迎来ICOMOS(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负责每一处申报遗产的审核评估)专家的现场考察,这对杭州段的申遗来说无疑是一次大考。那么作为考生的杭州准备好了吗?

“运河杭州段,没有那么醒目的古代高科技遗存,也没有令人惊叹的遗址博物馆……它只是一条静静的河,许多船至今还在它怀中航行,并且,那些船看上去也不怎么美。它在申遗过程中的竞争力来自何处?”

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整理中国大运河申遗文本的遗产专家,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工程师王喆。面对这个问题,他笑了。

“对ICOMOS的遗产专家来说,杭州段运河就像一位活着的木乃伊,这足以令专家惊叹和激动。”在他看来,活着的历史,就是价值。那些至今萦绕在杭州段运河边的市井烟火气,非但不是一种缺陷,反而是一种稀缺的财富,因为它让历史变成了一个动词,融入了杭州人民的美好生活之中。

“百官门外鱼担儿,坝子门外丝篮儿……”这是一首讲述杭州运河人家生活的民谣,可依然能在今天的杭州河畔人家里找到共鸣。

“见到杭州段运河,会很感动。”这句简单但分量十足的评价,也许是让杭州百姓惊讶的描述,这不仅仅是王喆的观点,大多数遗产专家、包括ICOMOS专家在内,都有这个共同的认知。

中国大运河拥有无与伦比的时间与空间尺度,拥有无数的码头、船闸、桥梁、堤坝,漫长河道边的衙署、官仓、会馆,而这条由物质与非物质文化共同构成的雄浑大河,居然今日仍在使用。

正是这种古今交融、繁衍生息的“生命力”,构成了大运河遗产最无可置疑的申遗资本。

其他运河遗产

无“漕运”等概念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希望能寻找到同类遗产,可是,确实找不到。”

西湖申遗时,我们需要费力地让西方人理解,什么是“天人合一”,什么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在出世和入世中进退两难的人生,他们在西湖在湖光山色中平复忧愤、疗治伤痛、赢得自由的东方哲学方法……

而轮到运河申遗,显然轻松太多——和2000多年前它最初的开掘一样,不过水到渠成而已。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希望能寻找到同类遗产,可是,确实找不到。”王喆说,目前,世界上共有7条运河申遗成功,分别是法国米迪运河、加拿大里多运河、荷兰阿姆斯特丹运河、比利时的中央运河、阿曼的阿夫拉贾灌溉体系、英国的旁特斯沃泰水道桥与运河、伊朗的舒希达历史水利系统。

它们在历史、长度和功能等方面都远不及中国大运河,用途也大不相同,其中一大部分是近现代的工业遗产。比如法国米迪运河沟通地中海和大西洋,加拿大里多运河是以军事为目的的运河。

因此,以漕运为标志的中国大运河,在世界上独一无二。

那么,以往的文明古国,都不需要漕运吗?

王喆说,从潜在的遗产看,比如埃及,在尼罗河沿岸拥有天然的河流;古巴比伦,原本就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两河流域,水运条件本身就很好,可能并不需要这样浩大工程,进行人工开凿运河。

不确定因素

来自于保护现状

“大运河的遗产价值没问题,但是,ICOMOS专家对各地的保护现状是否满意,并不一定。”

大运河申遗,目前成功的把握有多少?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这是许多人都关心的两个问题。

实际上,价值、现状和保护,是申遗是否成功的三大要素,而中国大运河申遗,需要重点关注的就是后两者。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负责每一个申报遗产的价值评估工作,其评估结论,对申遗是否能够成功来说,举足轻重。

那么,ICOMOS副主席、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郭旃如何看待中国大运河的申遗?

大运河申遗期间,全国各相关省市都进行了经年的保护、管理工作。“这种保护和管理,应该是以遗产价值为根据的美化,也取得了一些进展,”郭旃微笑说,大运河的遗产价值没有问题,“但是,ICOMOS专家对各地的保护现状是否满意,并不一定。”

这也是中国的遗产专家和中国政府,需要出台相应的法律法律、清晰阐述并获得ICOMOS专家认同的重要部分。

这条由物质与非物质文化共同构成的雄浑大河,今日仍在使用。

正是这种古今交融、繁衍生息的“生命力”,构成了大运河遗产最无可置疑的资本。